欢迎访问休宁县电子商务公共服务中心!
服务热线:0559-7889126 | 0559-7889036
手机版 微信扫一扫
返回首页 > 正文

农村电商人才培养之问(上)

发布日期: 2019-07-07  访问量:276

上篇:农村电商发展的人才瓶颈?谁来培养?

培训谁?培训什么?

人才已成为农村电子商务发展的瓶颈,县域在电商人才培养、引人、留人等方面面临种种困难……

一、当前农村电商发展中面临哪些人才瓶颈?

1.传统农民改变难

农民是农村电商的主要参与者,是主体。农村电子商务实质是一次农业产业链的重塑和资源的重新整合,其目标指向农村信息化、农业现代化。互联网+农民,要求农民解放思想,转变思维方式,要求农民理解大市场,理解用户需求,用C2B的模式来组织生产;要求农民掌握农业技术,培育少用不用化肥农业的种植技术;要求农民学会网购网销等等,这是一个庞大的教育工程,受观念、文化水平等限制,传统农民向新型职业农民改变非常难,需要长期的教育和影响。

2.网商培育长大难

县域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组织师资开展网商培训不是一件难事,难的是通过培训学会开网店的小网商要成长为大网商和电商企业很难。首先,由于电子商务行业变化快,各种新技术新方法不断涌现,玩法多变,高淘汰率是其特点,需要不断地学习新知识、新方法;其次,农产品本身相对于工业品而言,具有非标准化、非商品化、周期性、分散等特点,农产品电商产业链条长、物流要求高,需要强大的服务体系支撑,目前,农村的电子商务服务体系不健全,在供应链管理、农产品文创、冷链物流等方面都非常薄弱,网商们缺乏体系支撑,农产品电商运营艰难;第三,很多网商为电商而电商,把农产品电商做成了单一的第三方渠道卖货甚至只会开淘宝店,缺乏市场分析、用户定位,缺乏渠道开发、社交媒体传播能力,销售渠道狭窄,生存发展困难,随着第三方平台流量成本高企,小网商成长受限。

3.引进服务商“服水土”难

很多县域在电商发展中希望提供引入东部地区有一定经验的服务商来承担本地电子商务综合服务,甚至乐观地认为只要引进了“高手”,农村电商这盘棋就下好了。有些县域领导甚至在全国范围内遍寻所谓优质服务商,把县域农村电商的未来维系在某个服务商身上。实际上,县域电商服务商的复合性、综合性、实战性要求高,东部电子商务相对发达地区的服务商确实有一定的运营经验,而到了县域,水土难服,困难估计不足,项目落地操盘难,自身运营发展困难,靠政府补贴维持。如何破解这个难题,需要政府树立一个重要的理念:县域农村电商发展,需要培育本地化的服务商和建立本地化的服务体系。初期要擦亮火眼金睛,引进真正能深耕本地市场的服务商,达成合作,通过服务商引入培训资源以及其他的资源,带动本地服务企业成长,建立本地化的服务体系,构造县域农村电商发展的系统工程。

4.传统企业转型难

县域经济的主要支撑主体依然是当地企业,因此,引导传统企业涉网触网,实现互联网转型是农村电商发展的关键。传统企业转型过程往往经历人们常说的“看不见、看不清、看不起、看不懂、来不及”这样的宿命,受制于传统思维,受制于对互联网经济趋势认识不够,受制于看不懂趋势,也受制于企业团队力量不足,市场竞争力不够,原有体量不够,对转型电商信心不够,传统企业要实现真正的互联网转型困难重重。要破解这个难题,一方面需要企业看懂大势,要有“壮士断腕”的决心和勇气,也需要通过各种形式对传统企业转型进行思路上的引导,帮助其解决人才缺乏等问题。

5.人才留住难,引进更难

县域好不容易通过培训培育,通过树典型、扶榜样,部分年轻人成长起来了,但由于受制于产业基础、经济环境、生活环境、人文环境,“人往高处走”,人才流失现象大量存在。

企业人才招聘难,留住难:招聘渠道单一。成本高。传统企业人力资源部门不能很好地适应转型的要求,对电商人才缺乏相应的评价标准;高校电子商务专业学生培养与社会需求脱节,导致一方面企业招不到人,而高校毕业生毕业等于失业;电子商务岗位工作压力大,淘汰率高,导致企业留人困难,队伍不稳定。

             1摘自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发布2015年度中国电子商务人才状况调查报告

在政府高层次人才引进方面,一是县域本身的交通、教育、文化等基础条件落后,这在短期内很难改变;二是政策瓶颈,电商人才是一个新兴的“物种”,还没有专业技术职务职称评定标准,原有高层次人才评价标准(教授、博士、高级工程师、经济师等)不适用,导致人才引进政策不配套,农村电商发展陷入人才短缺与电商产业发展缓慢双重制约的恶性循环中。

二、农村电商发展需要什么样的人才?

农村电商是一个系统工程,在推进过程中需要各类各层次人才。

首先是县域农村电商的顶层设计人才。这类人才需要有一定的电商发展理论与区域经济理论,有宏观思维和系统架构能力,熟悉农村电商发展的现状、趋势,熟悉国家政策,更需要对县情有充分的了解。农村电商的顶层设计规划一般由团队共同完成,团队成员一般由农村电商领域专家、主管领导、综合服务商等成员构成。

第二类是综合服务商。构建本地化的服务体系是农村电商发展的关键环节,综合服务商是县域农村电商发展规划的落地实施主体,综合服务商也是农村电商公共服务中心的运营主体。综合服务商一般需要提供公共服务中心运营、农产品供应链建设、农产品营销策划、人才培训等服务,综合服务商具有平台企业特征,可以整合对接专业的服务机构共同做好农村电商服务。

第三类是专业服务商。农村电商发展需要构建生态体系,电子商务服务业是电子商务交易的服务支撑,包括支撑服务与衍生服务。专业服务商是指专门从事某一领域的电商服务提供者。电子商务服务业详见图2

                   图2 电子商务服务业

第四类:电商企业岗位技能人才。主要是指在新兴电商企业或传统企业转型电商的部门或其电商公司从事专业岗位工作的技术技能人才,初创型电子商务企业的主要岗位详见图3。随着电商企业的发展,在供应链、视觉设计、渠道开发等方面将不断细分和拓展岗位,需要懂得供应链管理,生产管理的人才,以及跟各大平台进行渠道对接、渠道拓展等人才。

               图3   电商企业基础岗位分布

第五类:网商人才。是指依托各类平台,包括微信、微店及各类社交平台进行农产品网络销售,开展网络自主创业的人群。农村电商发展,需要龙头企业带动,更需要大量的“蚂蚁雄兵”。网商作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主体,是农村电商发展的基础人才。农村电商的主流网商一般是返乡创业青年、大学生以及大学生村官。

三、农村电商人才谁来培养?

农村电商发展,人才先行。根据很多县域农村电商人才培养的经验,在发展初期,主要通过政府投入,购买服务的方式来进行培训。培训先行,从培训到培养。

(一)谁出钱

1.政府购买服务。政府购买服务进行电商人才培养,资金来源主要有三种情况:获得商务部电子商务进农村综合示范县建设项目的县域,在中央财政支持的专项资金中,有一定比例的人才培训专项资金;未获得示范县建设项目的县域,政府需要整合人社、共青团、妇联等部门原有的人才培训经费,资金归拢,统一使用,集中用于电子商务人才培养;如果财政资金允许,建议政府预算专项资金,如义乌市政府2013年确定“电商换市”战略,将发展电子商务作为县域经济发展的战略性先导产业,预算近千万的专项资金开展人才培养“230”工程,即2年培训30万人次。

2.市场化培训。市场化培训经费由受训者个人或企业出资,按照培训需求,选择合适的培训机构和培训课程。

(二)谁出力

1.组织者。政府购买服务开展电子商务培训的组织者,一般由商务局、人社局、共青团、组织部等政府职能部门来承担,做好人员组织、场地落实、培训机构遴选等;也可以委托农村电子商务县级公共服务中心、乡镇服务站点、各类综合服务商或专业人才服务商做好培训的组织。

2.培训机构。培训机构是农村电商人才培养的重要力量,目前培训机构主要有以下几类:综合服务商的培训部门、专业的人才服务商、高等院校等。

3.师资。从事农村电商人才培养的师资主要有培训机构的专业讲师,高校教师、企业内部讲师和个体讲师。

四、农村电商培训的对象与内容?

由于农村电商发展所需的人才是不同层次不同技术技能要求的,因此,农村电商培训需针对不同对象进行不同内容的培训。具体可参见下表:

 农村电商体系化培训表

      下篇待续:为什么培训了还是解决不了人才问题?从人才培训到培养,从培养到成长,路该怎么走?